<track id="FGvcPoh"></track>
  • <track id="FGvcPoh"></track>

        <track id="FGvcPoh"></track>

        1. 星战粉都是怎么迷上《星球大战》的?

          1999年,我看了我的第一部星战电影:在那之前,我对星战一无所知。那天之所以跑去看,是因为听小伙伴说要上映一部巨牛逼的电影,就拉着爸爸一块去看。我还明白的记得那时候全市只有两家电影院。我们跑去其中的一家,发明上映的是《星河舰队》......还好我当时想着就算看上去都差不多,也应当不是同一部片子(当然星河舰队也是一部好片儿),硬是拉着我爸蹭蹭蹭跑到另一家电影院去,一看,就是这个了。那时候我才上三年级,基本没什么零花钱,电影票也不廉价,只好拉上我爸这个财主。我爸掏钱买了两张,啪,售票员把票扔在柜台上-----从那刻起我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我们父女俩都成了星战迷。在那之前,我对科幻电影一无所知。所以我至今仍然记得看到乌压压的宇宙舰队从星际间穿梭而过的画面给我带来的震动---我全部人就像被拍在了椅背上一样动弹不得,如果时光有一刻是停止的,那必定就是那个瞬间。这部电影对一个九岁的小孩儿造成的影响有多深呢,就是有很长一段时光我都在家里揣摩怎么应用小飞船模型和摄影机拍出电影里的后果。飞船要怎样拍摄才干到达很快的后果,摄像机是要架在轨道上的,惋惜我既没有飞船,也没有摄影机....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电影梦。所以是的,我对光剑倒不是特殊感冒,但是完整被布满全部屏幕的飞船彻底倾倒了,以及还是小少年的阿纳金驾驶一架不怎么好使的飞船最后博得了一个好像是竞速的竞赛的那个段落。那些从来没有见过的智能机器人,在茫茫宇宙中自由穿梭的宏大的飞船,各式各样的激光兵器---那是什么呢,那是科技的象征,是人类无可比较的发明力和无限无尽的想象力的象征。从那刻起我信任,没有什么是人不能发现,发明出来的。啊,惋惜我数理化禀赋实在不高,不然我必定会坚定地成为一个信仰科学的工科生了。我也很感激我爸,哪怕抛开他大学教授的身份,愿意在星期日陪女儿去看一部电影,回来还愿意给她解答这种各样的关于物理学的问题,我都很感谢。并且,因为父女俩都对星战很有情感,在2002年,第二部上映的时候:那时候我是初二的学生了,课业压力还是有点的。我还记得那天是星期六早上,我就在餐桌上随口跟我爸妈提了一句,我说,星战又上映了。我爸说好啊,去看吧,我就揣着钱这么出了门,就为了这部我心目中最好的电影。后来又到了2005年,我是高二的学生了,每天都被各种模仿卷冲刺卷折磨的逝世去活来,可是我的星战终于上映了:暂时把我从恐怖的充斥压力的现实中解放了出来,还好我的想象力是自由的。又是11年过去了,今年我已经是加入工作的第三年了。穿超出懵懂的童年,青涩的少年,陪同了我二十多年的世界上最巨大的电影系列,开启了我关于人类最美妙的品德的憧憬的电影,培育了我对科学的酷爱对科幻的兴致的电影,又要上映了。May the 4th be with you.